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观光 > 食在海阳

寻找儿时记忆———老式爆米花

副标题:“嘭”的一声巨响 一口朴实的原味

发布时间:2017-07-19   浏览:809【字体:

“开炮啦!捂着耳朵啊!”老李师傅话音刚落,就将老式爆米花机从火炉架子上取下,放进长长的特制塑料圆筒里,一脚用力踩下去。“嘭”一声响,一团白色烟雾迅速腾起,坚硬的玉米粒顷刻间变成了蓬松香甜的爆米花,一股香味弥漫开来,香喷喷的爆米花出炉了。一堆煤炭、一口自制的火炉、一口葫芦状的爆米花机就是老李的全部家当。
60多岁的老李,走街串巷的,把老行当手摇爆米花坚守了20多年,也成了他的主要经济来源。
“以前炒一锅2角5分钱,最多的时候挣了20多元。”老李一边收拾着散落在圆筒里的爆米花一边回忆。那时候,长辈们让老李学门手艺,想让他有一门谋生的技术,他却喜欢上了传统手艺———手摇爆米花。从那以后,老李便挑上他的行当,开始走街串巷地“制造美味”。
老李说,十几年前,挑着炉火走村串户地炒爆米花的人还很多,但随着时代的变迁,大多数人都放弃了这门手艺。他却一直延续了这门老手艺。
将晒干的玉米倒入爆米花机里面,加入少许糖精后盖好机器的盖子,密封好,将机器放置在火焰上方不远的距离,一边摇着风扇一边转动爆米花机,爆米花机一定要受热均匀,在翻转10分钟时,机器里面的气压就足够了,这是利用辅助工具将机器爆开,爆开时会产生大量白雾,甜丝丝的,暖暖的,玉米在这一瞬间就爆开成为爆米花了,这就是爆开的爆米花,圆溜溜,香香酥酥的还很脆。
说着话,老李熟练地舀起金黄的玉米粒装进爆米花机中,黑乎乎的机器,两头尖中间大。老李说,一般一次机器里能装近2斤的玉米,玉米放进机器中后,又加入了十几粒糖精。他说,现在也有许多人慕名带着玉米来他这亲自体验炒爆米花。他都会根据客人的要求,选择添加糖精让爆米花有一丝甜味或者全程不添加任何佐料,保持爆米花的原味。两样食材放好后,炉火上的火苗已经开始攒动。老李在机器口上贴上了一层薄薄的贴膜再封盖,防止机器漏气。
“炒爆米花,最重要的就是火候。火候太旺,玉米粒会糊,火弱很了,又炸不开。”老李介绍,在掌握火候的同时,摇机器就是一门技术了,在机器架上火的15分钟里,要不停地摇转机器,让其受热均匀。机器架上火炉后,老李一边往火炉中添煤,一边不停地转动着爆米花机的摇杆,不断让爆米花机器升温,玉米粒也在黑乎乎的罐子里翻转如飞,发出沙沙的声音。
“等玉米粒沙沙的声音慢慢地消失后,手摇起来感觉轻巧时,就可以起锅了。”老李说,传统的爆米花手艺人都靠压力表来判断玉米粒的成熟程度和开锅的时间,而他炒爆米花,却全靠耳朵和手感。
如今提起爆米花,已经多用在商场、电影院里先进的爆米花设备,与现在常见的常压爆米花机相比,老式爆米花机加工原料多,玉米、大米、等大多数常见谷物都可以进行加工,而现在的爆米花机必须使用自爆玉米,产品比较单一。老式爆米花成了中年人回味儿时的一份回忆。家住城北小区的王瑞国,说起爆米花来仍记忆犹新。40多年前,他还是个调皮的小孩。“别说零食了,想吃饱都很困难。”家里天天吃饼子、地瓜干,根本没有多余的食物解馋。有一次临近新年,家里的亲戚给了一麻袋玉米,王瑞国的母亲一手提着玉米粒,一手拉着他到集市上,让爆米花的大爷给爆了一袋子米花,“当时爆好了那香味啊,到现在都忘不了。”如今,老式爆米花已经成为了一种怀旧产品,吃爆米花就想起小时候过节的场景。
“一小包5元钱,现在一天能挣100多块。”每次到了赶集的日子,老李都会扛着一大袋炒好的爆米花去镇上卖。购买的大多数是小孩儿和一些80后、90后的年轻人。有时候,他把老机器搬到集市现炒现卖时,会有不少的人围观。大家围观等待美味诞生时,更把他炒爆米花的过程当成了一种表演。(记者于婷婷)